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山辽水我家园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公务员。性格开朗,愿意交友,喜欢摄影、录像、旅游和文体活动。有时间愿写点小文章,自我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北雪南旱 这个春天咋了  

2010-03-19 09:34:02|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春天的气候怎么了?本来水资源丰富的云南秋、冬、春连旱80年一遇,更怕的是面临春旱连夏旱,漓江水位下降,多次发生游船搁浅和船底触石事故;与此同时,东北暴雪成灾。

  当东北正在愉悦地迈向春季之时,3月14日晚开始至15日14时,东北各省普降中到大雪。一场罕见大雪打乱了这个步伐。与此同时,黑龙江省部分地区降下中到大雪,甚至暴雪;辽宁省遭遇了历史同期较为严重的一次强降雪过程。看天气预报,今天和明后几天我省还要有雨加雪和中到大雪.....

        我的家乡辽源也是这样,从春节以来大雪小雪不断,积雪成灾,街面全是冰雪路面,造成交通拥堵,事故频频发生。这两个月的雨雪天气可把环卫工人累坏了,他们是日以继夜地在清雪,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交通警察站在风雪中指挥各种车辆的安全通行,寒风凛凛,春风刺骨,把交警们冻坏和累坏了;司机师傅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很怕车打滑和放横;正常骑自行车上学和上班了的人们也都挤上了公交车,车辆调度也不停的忙碌着,生怕影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

  与东北的暴雪肆虐相反,西南五省河水断流、水井干涸、农田龟裂……出现了数年难遇的特大旱情。其中云南、广西的部分地区的旱情已达到特大干旱等级,贵州省出现80年一遇的严重干旱,云南部份地区旱情属100年以上一遇。


       不断异常的天气给了人们一个糟糕的暗示,甚至一个糟糕的结论。但在结论之前,让我们先听听科学的解释。

  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专家对东北大雪的解释是,受北极冷空气大范围持续向南侵袭的影响,欧亚大陆中高纬地区出现大范围持续雨雪天气、气温偏低。

  从全球的角度看,对于气候异常的原因,在科学界也未达成一致的意见。多数人或者是主流的观点认为是工业化过程当中大量燃烧化石燃料造成温室气体的增加,最后造成了气候变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对此态度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科学也有无力的时候,专家并没有给出气候异常的根本原因。在无法究其根本原因情况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异常的气候。

       这几天通过新闻媒体得知:

            大雪

  黑龙江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王承伟介绍,从14日晚开始的降雪,截至15日14时,该省中南部的大部分地区都已达到中到大雪程度,部分地区还达到暴雪程度,暴雪的区域主要在哈尔滨的东南部和牡丹江的部分地区。

  从14日~15日,辽宁省遭遇了历史同期较为严重的一次强降雪过程。依据《气象灾害评估方法》,辽宁省气象局对全省降雪地区进行评估,结果为二级暴雪灾害,属严重级别。受降水和道路结冰影响,辽宁省境内17条高速公路一度全部封闭,部分航班不能正常起降。

 
 大旱

  去年入秋以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干旱袭击了中国西南。云南省气象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描述2009年破了云南省有气象资料以来的双纪录———“气温高得破纪录”“降水少得破纪录”。

 
 村子干了

  六古苴村干完了。干涸的水塘底,没有一滴水。仙人掌长了一人多高,沙尘漫天,这一切场景都会让你误认为,是到了西北。但这不是西北,这是中国的西南,正在经历严重的干旱。

  大理市祥云县鹿鸣乡,雄里坡村所属的六古苴自然村。村里惟一的两口拢塘在去年底就干了。满山的梯田抛了荒,去年秋冬没收到玉米,小麦种子撒下去半年,也抽不了秧。

  “往年这个时候,已经是小麦收割的季节了,”78岁的老人罗有义皱眉,褶皱爬满他的脸,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干旱,大小春全部绝收。之前他经历过的最干旱的年份是1959年,也是秋天一直不下雨,但到春节下了场大雪,小麦就长出来了。当年收回了种子,每个人还分到了16斤粮食。

  不要太多,只要一场大雪,就能救活小麦,喂饱这个村庄。但今年,干旱从去年8月底开始抬头,就滴水未下。村里人日观天象,从去年10月开始,就发现了一点大旱的苗头,温度要高出往常。按照人们普遍的印象,南方应该不缺水。和抽地下水甚至抽到上千米的华北相比,森林覆盖率将近一半的云南,树根可以牢牢抓住土地里的水分,地下水位不至于太低。情况确实如此,祥云县森林覆盖率超过六成,出城就是山丘河谷。

  在那些分布着村落的山谷,山坡上的土丘大多被改造成了梯田。往年若气候正常,这些梯田也应是绿意盎然,但持续到现在将近半年的干旱,几乎已经榨干了这些山丘的所有水分。

  在一些村庄,村民连水都喝不上,便审时度势,放弃了耕种,而南方的丘陵梯田若是抛了荒,就只剩下荒山。大风一吹,泥土便在山谷里肆意飞扬。

  局部气候变得恶劣,绕山而行的山区公路尘土飞扬,偶尔可以看到骑摩托车的年轻人,大多用毛巾或者毛线帽包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满眼望去都是黄色,绿色丘陵好像变成了黄土高坡。

  陈旧的农村供水设施

  水离人很近,水又离人很远。虽然云南是珠江发源地,又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经流,水资源丰富。但在被横断山脉深度切割的西南山区,人们居住的村子和河流之间的垂直距离往往是几百米甚至上千米。

  固定的水源点于山区生活,往往非常重要。大理的六古苴村以前是靠天吃饭,在50年前全国挖水库的年代里,这个村子得到了800元人民币外加10把锄头的补贴,挖出了后来成为全村主要供水源的塘坝。

  现年73岁的老队长罗方当年正是领导全村挖水塘的功臣,这令他至今在村里享有威望。塘坝是中国最基层的水利设施,和大大小小的水库相比并不显眼,但于中国最基层的行政单位,却是最重要的供水单元。牛要在陇塘喝水,人要从水塘挑水回去喂猪洗衣,从塘坝经过岩层自然过滤的水,则用于食用。

  但这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挖掘的塘坝若以今天的眼光看,便太陈旧了。按照当年的挖法,水塘只挖了4米深,当时更没有水泥铺底。一旦断了水源补给,水塘很快便会干涸。

  事实的确如此,去年9月滴水未下,六古苴村的两个水塘只支撑了一个月,便见了底。从10月起,这个村子便开始向外寻找水源,一人背一水箱,每天每家每户都需要去挑两次水。若以青壮年的体力,向上攀爬两小时可到达雄里河,向下匍匐摸索两小时可到达鹿鸣河。

  六古苴村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根据云南省最新旱情报告,云南已经有5.8155万个自然村饮水困难,超过全省自然村总数的1/3。

  注:气象部门综合评定云南省目前的干旱为:秋、冬、春连旱,全省综合气象干旱重现期为80年以上一遇,其中滇中、滇东、滇西东部的大部地区为100年以上一遇。云南极有可能出现秋、冬、春和初夏连旱的局面。从历史上看,对云南影响最严重的干旱并非秋、冬连旱,而是春旱和初夏干旱。

  大旱·广西漓江旅游航线调整

  受旱情影响,广西桂林市漓江水位持续下降,桂林海事局为此发出通告,从16日起,漓江旅游航线调整为由杨堤码头发船至九马画山。广西干旱等级已经达到严重干旱,其中桂西北达到特大干旱等级。受此影响,著名的旅游黄金水道漓江水位也持续下降,并多次发生游船搁浅和船底触石事故。为确保中外游客旅游安全,桂林海事局决定将原航行在磨盘山(竹江)至阳朔的63公里航线调整为杨堤-九马画山间航行,游江的游客将从杨堤码头乘船游览至九马画山后,返回杨堤下船,何时恢复全线航行视情再定。

  大旱·贵州黑颈鹤提前迁徙

 自去年7月以来,贵州出现夏秋连旱叠加冬、初春旱,到目前干旱范围和强度均突破了气象历史极值。

  受持续干旱、少雨、高温天气影响,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部分黑颈鹤等候鸟提前一个多月迁徙。据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业务科副科长李振吉介绍,去年飞抵草海越冬的黑颈鹤有1130多只,从今年2月下旬开始陆续迁徙,比往年提前了一个半月左右,目前保护区内黑颈鹤数量还有500多只。草海自然保护区是一个完整、典型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是我国黑颈鹤的主要越冬地之一。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草海成为百鸟水禽栖息的乐园,种类多达200余种。

        二月二已过,龙王爷该兑现给百姓的诺言了吧:“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风调雨顺好年头!”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